晨音新路

您好,
我挺皮的。

祈祷自己蹲在一个热坑里出不来。

想看abo下双a,双b,双o,不要纯pwp。好难找啊嘤。特别是双b,特别难找。

想看仙侠师徒文,随缘喜欢这个题材六七年了?还真是没找到几篇特别满意的。我的标准已经从原创bg扩展到bl也行再到仙侠,玄幻,武侠师徒也行的程度,居然还是没找到……应该不是我看的不够多吧……

直球是最好的!直球玩家是最优秀的!
找不到。

不尬的撩,不装的腹黑,让人没有心理负担的忠犬,有意思的女装大佬,都好难得啊。
当然最难得的还是不烂尾的20w字以上故事😭

一本让人过于快乐的书。
教简笔画的,从火柴人开始教起。
一上场就素描是想劝退谁啊!!!


简笔画人物画法    涂永录 编著

出坑的速度和入坑一样快。(发出了爬墙的声音)

我会把后位给陈坤,叶澜依是胡歌,淳儿是吴磊,番邦进贡荷兰弟和抖森,龙哥御前侍卫,和我能撑起单口相声的白妃不清不楚,我拿个西洋望远镜就着他们嗑瓜子。各位声优大大每天轮着给我念奏折。德云社拉几个模样周正的,嘚吧嘚吧在我面前皮。把我后宫全都编排过去,拉成球。华妃需要好好挑选,毕竟是为我咣咣咣撞大墙的人,我深受感动。

好了我自己去浇冷水。

闲来无事扫一扫榜,个人喜好。

√   推荐
○ 质量尚可,根据喜好挑选
✘ 不了吧
未标明   我没看多少/我没法从我看的那点里推出质量/其他

P6:我永远喜欢priest,她的言情耽美我都喜欢。快要全订阅的那种喜欢。列推荐榜单需要克制住不一股脑全部列上的那种喜欢。不知道该看什么就点开她新书的那种喜欢。

保命要紧鸳鸯锅。

@鹤年鹤月 “你们已经被包围了!”

尝了之后求生欲很强的专吃清汤去了。

觉得写不出的脑洞,记个梗吧

1.
“你究竟要跟着我多久?”
“报完恩。”
“不过是举手之劳,你已经回报很多了,不用再放在心上了。”
“怎么可以是举手之劳?”委屈上了。“我的命可是无价之宝!我怎么都没法想出能和我的命同等的东西!所以你救了我的命,本应也值一份无价之宝!只不过我找不到付不起而已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想了想,能和我的命相配的也就是我的命了。”
“什么?我要你的命作甚?”
“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。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“……你还是离我远点吧。”

我还有什么脑洞来着?忘了,想起来再补吧。

【叶问舟x你】庆历善治方


我来到这个朝代已经有一段时间,每天无所事事,不得已只能当个闲人四处乱逛。无情在神候府殚精竭虑,师兄不知在忙些什么,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扰。索性汴京够大够繁盛,我揣着他们给的一点零花钱悠悠游游晃荡,居然觉得这种日子也很不错?
我摇摇头把这想法抛去,继续盯着这汴京试图找到点回去的机会。可是没办法,虹桥我已来来回回走了不少次数,毫无异样。不死心将汴京逛了几圈,也没有一点回去的头绪。不得已,我只好暗搓搓盯着张泽端先生动向,祈祷他早点把清明上河图画完让我碰碰运气。
我现在在勾栏喝茶看把戏,笑嘻嘻地求掌柜给我便宜些。既来之则安之,既然无法可想那就等着吧,总归还算有人养着,比起面前殷勤卖艺的把式人好的多。我扔去了几个铜板。
“姑娘倒是好心,有钱打赏,没钱多给我这个老头子点。”
“你莫要胡说,我在你这已经喝掉多少茶了?便是让我几个子又怎样。来,别理你爷爷,这是今天的点心。”
掌柜的本就没生气,笑了声转身收拾桌子去了,留了我和他孙子坐一起看把戏啃糕饼。无情那儿的点心委实不错,我每天出门前都揣几块长的最朴实的,看不出来自他府上的,防饿。
看到精彩处我跟着一起鼓掌叫好,回头时对面就突然冒出了个不认识的老人,慢悠悠地嚼着我的点心,让我吓了一跳。
掌柜孙儿回过头发现最后一块居然被不认识的人吃掉了,撅撅嘴哀怨地看了盘子一眼,用眼神像我询问“你认识?”
我摇摇头。
接下来他要表达的意思就复杂了,完全没法以眼神,凭借我们之间的默契心领神会——毕竟我与这六岁小儿也就点一起吃点心的默契。我看着他努力而不得要领,一副要抽筋的样子,于心不忍:“行了行了,给刚刚那个把戏人端碗茶去。”
他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几眼,还握了个拳。我还是没能领会他的意思。于是我不管他,转头看老人:“要来一杯茶吗?这点心略微干了些,配我桌上的这种茶正好。”
“那小儿倒是仗义,小小年纪就知道要保护姑娘你了。”
“原来他是这个意思?你怎么看出来的?——不对,你是谁?我认识你吗?”
他又答非所问:“你怎么问我要不要吃茶?”
“啊?自然是因为这样很配。”
“你怎么不问我碰你东西?”
“点心……谁吃都一样啊。再说我和他都已经尝过了,多吃小孩还可能积食。”
“你不介意?”
“这有什么可介意的。”我有点莫名其妙了,“老伯问这些做什么?您认识我吗?”
    “我这有一本书,坊间稀少。”
啊?
“叫庆历善治方。”
“喂……”
“我看它和你有缘——”
原来在这儿等着呐。我觉得之前那一通没头脑的问题有了解释。
“等等!我不会买书的!别想了,我没钱!我连一碗茶都和老板讨价还价!”
“谁说要你钱了。”
“那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“项羽是在哪里自刎的?”
“乌江。”
“给你了。”
“什么?”我懵了,“无功不受禄,我要这个也没有用处啊。”
“我也没用,扔给你算了。你不感兴趣的话就给可能感兴趣的人,没有这种人可给,就扔掉,随你。就当还你点心。”
说话间他已经走了,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不知所措。低头翻翻,是本药方。我对药学一窍不通,索性真的想了想周围有哪个人可能知道。唔……我那个善良可靠的便宜师兄,好像对药理有点兴趣?
我也记不太清了,毕竟我不是他真师妹,为了避免露馅平时尽量避了他,索性他也忙,居然真的避了不少天。现在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他的案头好像有几本医书。那就拿给他看看,要是他感兴趣的话就顺便送给他,不感兴趣的话就塞进无情的藏书里好了。
莫名其妙的,我觉得这本书可能真的挺重要。毕竟完全没必要绕了一大圈,只是为了戏耍我,是吧?
于是我便抄着书回去找师兄。他坐在桌前,听到声音抬头看到我,微微一笑站起了身:“今天怎么舍得过来了?”
他并无埋怨的意思,但我听了心虚,含含糊糊应了,赶紧掏出书转移他的注意:“今天我凑巧得了本书,不知好坏,拿过来给你瞧瞧。”
“什么书?”他含笑接过,下一秒面色一震,“庆历善治方?”
“怎么了吗?”
他少见的没有立刻回答我,翻开书快速浏览过去。我被他的反常镇住,规规矩矩立在原地等着。
少顷他合上书,喃喃道:“可能是真的……”
我大着胆子发问:“师兄?这本书很珍贵吗?”
“珍贵?嗯,是啊。你是从哪里拿到的?”
“喝茶时有人塞给我的……”
我原原本本把事情告诉他。沉默半晌,他说:“你遇到的,可能是无名道人。我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他,不过这确实挺像传闻中关于他的事。”
“无名道人?”
“是的。隐姓埋名,玩世不恭,行事有些……随心所欲。”
随心所欲?我赞同地点头。
“可是这位道人为什么要突然塞给我本书?我认识他吗,师兄?”
师兄面上似乎浮现一丝尴尬:“不,你不认识。”
“师兄认识他吗?”
“也不认识。”
“无情呢?”
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神策府可能认识任何人。哦,小侯爷也可能认识任何人。”
我隐约有点被看透的不好意思,避开他的笑容干咳了两声。
“那道人为什么要给我书?”
我没有看错师兄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在。与师兄有关?可师兄不像撒了谎的样子,我也没来由相信他不会对我撒谎。
我佯作不在意:“师兄也猜不出吗?也是,这事太奇怪了。我去蹲蹲看,搞不好能再遇到道人问个清楚。我相信只要蹲的够长,总能让我再遇见他。”
“师妹……”
“师兄无需多言,左右我无事,就不信找不到他!”
“师妹!”
“嗯,师兄?”
我看着他脸微微红了,心想罪过罪过,居然向这样一个师兄逼问他难以启齿的事情。但反正他也不是我真正的师兄,我的于心不忍没有战胜我的好奇心。看他犹豫的样子,我耐心引导:“师兄想说什么?”
“这本书本就是我像江湖人士求的……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到手。”
“确实古怪。师兄找这本书干什么?也不和我说一声,当时我差点没接。”
他看着我。
我疑惑地看回去。
他突然笑了出来,仿佛放下了什么似的。
“对啊,我何必瞒着你呢。瞒着你反而不好。你总归会知道的。”
我歪歪头,等他的下文。
接下来他说的话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他说。
“相信我,我一定能找到治愈你的法子。”


走出门时我失魂落魄,头一次真真切切地意识到我占据了别人的生活,头一次体会到我面前的也是真正的人。这份关怀并不是给我的,太过沉重,我对身体的原主愧疚难安。虽是无意,我依然鸠占鹊巢。









送他书的时候真是被震惊了,这是怎样的绝世好师兄啊。

傻屌表情包令人愉快hhh
燕无归不是亲哥!我搞错了!不好意思!
但是编辑不了了……

不不不没有问题完全没有问题请快一点进来,无情师兄。